大殿内的人面面相觑,前面几位都是真正的天骄俊逸,光是听到这几位的名字,就能提起精神,这几个人的名声就给他们带来莫大的期望,能力挽狂澜。

可是最后那个散修王欢,大殿内无论是真神,还是其他修士,脸色不由一黑。

一个散修,来这里捣什么乱。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盘精美的食物里面,结果却掉进一只死老鼠,别说是吃了,就是看着就让人恶心反胃。

这时,宋青已经带着王欢他们四个人进了大殿里。

大殿里面,有三位真神在主持。

其中最中间的真是隗璇真神,这位真神是个女子,她的面容冷峻,双目如刀,本来听到秦毅他们前来支援,她心里还很开心,可是听到散修的名字后,就再也高兴不起来,她的弟子在昨天的擂台上战死,令他心如刀割,本来以为这次能报仇,可是……

这个王欢,就像老鼠屎一样,膈应在她的喉咙里。

“见过前辈。”

王欢四人向着坐着的三位真神抱拳行礼。

“免礼。”最后,还是另外一个真神开口,他看着秦毅他们,叹了一口气,说道:“情况你们已经知道了吧。”

“宋兄在外面的时候已经告诉我们了。”四人齐声回答。

清纯校服美女体育场制服写真清新自然

隗璇真神终于从异样中反应过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还好你们来的及时,不然这场我们不仅要输掉仙矿废墟,还要损失几位年轻好手。”

“我等一定力以赴,勇杀敌寇!”秦毅他们大声道。

“好。”

大殿里的人听到四人并没有因为现在的局面而感到沮丧,反而雄心壮志,总算是有了一些欣慰。

唯独王欢一个人在四人里面,心不甘请不要的回答。

“你们三位都是洞天福地的天骄,我们对你们三位还是很有信心的。”隗璇真神满意的点点头,这三位的名声比真神弟子还要响亮,而且实力也还要在他们之上。对于秦毅他们三人,几位真神还是挺放心的。

“咳咳,隗璇前辈,还有我呢。”王欢咳嗽一声,心想这位真神不会把自己给忘了吧。

自己都来到仙矿废墟了,总部能空手而归。

就算不能凑齐小仙级圆满功法所需要的真神功法回到世俗界,但重要得过一两部功法,他才有脸回去,总不能害他白白走一趟。

所以,听到隗璇真神没有提到自己,王欢当然有些急了。

“你是?”隗璇真神故意疑惑的问道。

王欢挺起胸膛,大声道:“散修王欢!”

“不错,勇气可嘉。”

大殿里的人点了点头,虽然是散修,对战场没什么作用,可是人家一个散修都敢来参加这种级别的擂台上。虽然有点自不量力的意思,可是这份勇气的确让他们欣赏的。

王欢听到勇气可嘉四个字,脸都黑了,这不是褒奖,好像是看不起他。

“各位前辈!”

王欢忽然抬高了声音,正义凛然的说:“我虽然是散修,可我也洞天福地的修士,现在洞天福地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我也要尽一份绵薄的力量,我也能上阵杀敌,也能力挽狂澜!”

他的话在大殿的上空萦绕而不散。

秦毅几个人面色怪异,互相看了一眼,这个小子在路上不是不情愿么,怎么现在表现的比他们还积极。

“哼,这个王欢,他是不见好处不出手,现在看到这么多好处,他能忍得住?他是担心真神们不派他上场,然后白白的跑了一趟冤枉路。”比较熟悉王欢的秦毅鄙视道。

大殿里的人听到王欢的话,脸色发黑。

给你一句勇气可嘉,你还得瑟了,难道不清楚这句话的意思,就你的实力还想上擂台,先不说是去丢人显眼,现在输一局对洞天福地这边的局势就更加不妙。

现在每一场擂台赛对洞天福地来说都非常重要,他们已经输不起了。

你一个散修,虽然勇气值的欣赏,可你还真的想上擂台,难道你自己的心里就没有点逼数吗?

可要是把话说的太直了,又未免寒了他的心。

毕竟,这种精神还是值的发扬的。

隗璇真神咳嗽一声:“王欢,你有这份心,我们已经很高兴了。”

王欢立刻就不乐意了,自己不能白跑一趟,哪怕起初被骗来的时候不乐意,可现在既然到了,要是不弄个几十万军功回去,那他就不叫王欢的了。

“隗璇前辈,这叫什么话,我可不是那种光喊口号,而不做事的人,我要身体力行,还请前辈让我参战。”

隗璇真神:“……”

宋青道:“这个王兄的心情我很理解,但也很佩服,既然王兄要参战,勇气的值的敬佩,不如就把王兄安排到候补人员里面,各位前辈觉的如何?”

几位真神想了想,最后算是同意了宋青的意见。

王欢瞥了瞥嘴,候补就候补吧。

隗璇真神的眼神很快就从王欢身上掠过,对着秦毅三人交代道:“连续赶了两天的路,你们先下去休息一会儿,等一会儿有一场擂台赛,需要从你们当中选人出战。”

“是。”秦毅三人躬身拜道。

“让我出战吧,我不用休息。”就在这时,王欢举起手,大声道。

隗璇真神:“下去!”

对于这个王欢,她已经忍受多时,这个家伙也不看自己是不是这块料。

“王兄走吧,你肯定有机会上场的。”秦毅邀着王欢的肩膀向外面走去。

王欢黑着脸,道:“秦毅,你把我骗来,我要是连一点军功的机会都没有,那这件事咱们没完。”

“放心,如果你最终也没有派上战场,我把自己的军功分一半给你,这够意思吧。”秦毅道。

“这还差不多。”

大殿内的众人一阵脸黑,感情这个王欢是为了军功而来的,亏这家伙刚才还说的冠冕堂皇,大家还以为他是一位包涵正义之事的人。

“算了,隗璇道友,有总比没有强,这个王欢说不定能有点用处呢。”旁边的一位真神暗暗摇头,满脸苦涩的说。

宋青刚带着王欢他们到了附近的营地里休息,还没等一刻钟,忽然一道钟声响起,宋青的脸色未变,脸色难看的说道:

“各位,怕是不能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