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意思?”看着李钊狰狞着脸盯着自己,李天骄的表情也是变得害怕了几分,整个人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我什么意思?李天骄,你好大的本事啊,还想让我给你和唐烟姑娘说合?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自己,到底长得个什么样子,我不让你们发财,不让你们有本事?呵,我有什么不让,你以为你能威胁到我?李天骄,你也把自己想的太高了,太理所当然了吧!”李钊冷冷的开口道,眼中的戾气根本无法释放。

“你,你别冲动啊!”看到李钊的表情,李天骄再次后退了一步,“我可是你弟弟,你,李钊,你不要太冲动!”

“王八蛋,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痴心妄想,滚!”李钊冷哼了一声,根本懒得跟李天骄说话,直接就是一把推开了他,“赶紧离开我家!”

“你,李钊,你这么凶干什么?你是不是得了诺贝尔奖了,你就看不起我们,你觉得可以肆意欺负我们了?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个样子,我,我就出去,就出去告诉别人,你得了诺贝尔奖,就翻脸不认人,就不认这些穷亲戚了!要是到时候传出去了,你名声就都臭了,我看你怎么办!”李天骄咬着牙开口道,脸色有些难看。

“你想说什么,你就说吧,随便你说什么去,我倒要看看,今天你散布了这消息,明天是不是还能够安然无恙的坐在家里,我现在是中科院的,没有人会让你随便诋毁我的,到时候,你肯定要被抓起来,所以,就别在这个上面费心思了!”李钊冷笑着开口道。

“至于唐烟姑娘,你就不要想了,你不配,她是谁?你是谁?你以为你能够配得上她吗?既然你觉得我是靠入赘才有现在的样子,那你有本事,自己去找个别人家的去入赘吧,唐烟姑娘,我是绝对不会帮你说和的!”李钊冷冷的开口道。

“你,李钊,你!”李天骄一咬牙,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惊惧之色,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是反应了过来,李钊如今已经是有钱有势的人了,想要弄死自己就好像是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自己竟然还想着威胁他,实在是做梦!

“滚!”看着李天骄的模样,李钊睚眦欲裂的开口道。

看到李钊的模样,李天骄终于是忍不住了,“扑通”一声就是吓得坐在了沙发上面,脸色发白。

“好了好了,天骄,你干什么呢?胡闹,你怎么能跟你大哥这么说话?赶紧道歉!”李大成也是脸色一板,看着自家儿子开口道。

说话间,李大成也是看向了李钊,一边骂自己儿子,一边给李钊道歉,“小钊啊,你不要生气,看在叔叔的面子上面,不要跟天骄一般见识,他还小,不懂事,这不就是想着让你这个做大哥的好好带带他嘛!”

长发美女优雅气质漫步银杏林低头浅笑写真图片

“够了!”听到李大成的话,李钊也是越发的恼火了起来,这个李大成父子两人,一个肆无忌惮,胡说八道,另一个却是不说话,等到了李钊生气的时候才是装出个样子做和事老,想着把李钊劝住了,然后再胡作非为。

上次在紫峰大酒店的时候,这父子两人便是弄过这一套了,今天却又是故技重施,真当自己是傻子了!

“你真当我是傻子不成?一个唱红脸,一个演白脸,到了明天,再让你儿子在我面前撒泼?”李钊冷冷的开口道,“我告诉你,不可能,滚,给我滚!”

听到赵琛的话,李大成的脸上陡然的就是浮现出了一抹尴尬之色,当下也是脸色发白的看着他,“小钊,你,你这也太过分了吧,我,我好歹也是你叔叔啊是不是?你怎么能这个样子说我,我是这种人么?”

“是不是你自己心中最清楚,话我只说一次,赶紧给我滚!”李钊抬手就是指向了门外,脸上的表情肃然而又冷漠,让李大成的心一下子就是沉到了谷底。

“你,你!”李大成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李天骄,又是看了看李钊,最后陡然的就是哭嚎起来,整个人直接就是瘫倒在了地上,“我怎么这么可怜啊,摊上这么一个侄子,以前的时候,我可是抱过你的啊,可怜啊,我可是抱过你的,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对我?我可是你的亲叔叔啊,你不能这个样子对我啊,我怎么这么惨啊!”

李大成也不说话,就这么趴在了地上,四处打着滚儿,撒着泼儿,耍无赖,似乎是想要逼着李钊,让李钊不得不答应他的要求一样。

“滚!”李钊冷冷的看着李大成,眸子之中带着一抹森然的冷意,看的那倒在地上的李大成一下子就是僵住了,话都是说不出来了,脸色发白。

从李钊的眼中,他看出来一股浓浓的杀意,那种杀意,让他只感觉到浑身冰凉,似乎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一样。

“最后再说一次,从我家滚!”李钊一字一顿的开口道,眼中的冷意让李大成不寒而栗,浑身都是哆嗦了几下。

看着李钊不是开玩笑的样子,李大成也终于是忍不住了,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拉了一把李天骄,便是匆匆跑了出去。

看着两人离开了别墅,李钊才是缓缓地坐在了沙发上面,脸上的怒意尤为散去,这两人的作为,实在是让李钊太愤怒了,若不是看在两人都是自己的亲戚的份上,李钊绝对不会这么轻饶了他们。

“好了,老公,不要生气了!”看到李钊的表情,江嫣然也是轻轻抓住了李钊的手开口道。

李钊缓缓地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难看。

“这两个人,就像是牛皮糖,癞皮狗一样,丢人现眼!”李钊冷冷的开口道。

“算了,这种亲戚,不理他们也就是了,只不过,你把叔叔他们赶走了,到时候爸妈那边怎么交代啊?”江嫣然有些担心的问道。

“有什么好交代的!”李钊冷冷的开口道,“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他们现在肯定已经去找我爸妈诉苦去了!”

“那,那可怎么办?”江嫣然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怎么办!”李钊摇了摇头,“等着吧,我妈肯定不会理他们的,只不过我爸心肠软,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