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彼此对视,面面相觑,呆若木鸡。

一直到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之后,张天逸从另外一个方向,如同一道幻影一般靠近而来时,她们这才从恍惚之中,惊醒了过来。

张天逸没有说话,但他手中提着的几个带血的储物袋,却是已经足以说明一切的问题。

显然,之前逃走的两人,都没有能够摆脱掉张天逸的追杀。

这让她们一瞬间,内心越发的震撼起来。

化神中期高手,打不过张天逸就已经罢了,竟然连逃走都做不到吗?

张天逸竟然已经强悍到这种程度了吗?追杀化神高手与对抗化神高手,根本就不是一个难度层级上面的事情。

但张天逸,却是做到了。

到现在,她们已经完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该怎么去判断张天逸的实力了。

张天逸对两女一笑,慢慢悠悠的来到了早已经奄奄一息的战甲男子跟前,随意扫了一眼,一把将其腰间的储物袋扯下,然后飞起一脚,如同踢走一个皮球一般,直接就将后者踢飞了出去。

数百米之外,砰的一声,后者的身体,直接就爆发成为了一片血雾,消失不见。

将储物袋挂在腰间,同时收起两艘没有人要的战船,张天逸拍了拍手,若无其事的来到周诗韵两人的飞行船上。

笑起来眉毛弯弯清纯美女水嫩薄嘴唇银杏树下写真

“两位,走吧,我送你们回去!”

他一脸悠然的站在甲板上,若无其事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仿佛之前连杀七人的事情,不过就是打死了几只蚊子一般的不足为道。

两女再度愣住了,雕塑一般的站在原地,看着张天逸,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两位?”

张天逸再度摆了摆手,这才终于将两人,从痴呆之中,恢复了过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余孜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我是什么修为?这不是明摆着吗?”

张天逸无所谓的说道,摊开双手。

“好了,咱们现在出发吧,我可不想再有人追上来,再弄一场埋伏什么的。”

“对了,借用你们的舱室用一下,我需要整理一些东西!”

言罢,在两女又一次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中,张天逸就真么大摇大摆的转过身,一晃就进入了飞行船的一个舱室之中。

“咱们现在……”

余孜愣了愣,看向了周诗韵。

“还是先回去吧,现在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回去问问我父亲吧!”

周诗韵叹了一口气说道,她和余孜都没有发现,她身的那种冷艳气质,已经无形之中,淡弱了不少。

两女都同时呼出了一口气,今天的发现,给她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太惊世骇俗了。

此时此刻的张天逸,在她们心目之中,已经完成为了一个神秘到了极点的存在。

另一边,张天逸进入舱室之后,立刻一挥手,一道道阵法之力,从他手中分散而出,将整间密室,都完封闭起来。

而他脸上的表情,也瞬间从之前的一脸淡然,变成了有些疑惑以及紧张。

之前的一战,果然如同他之前所期待的一样,给了他太多太多的期待。

并且,比他之前所期待的,要美妙的多!

“这七人的修为,都是化神中期,我现在的修为境界,虽然是化神后期,但因为刚刚突破,没有完稳固的情况下,只能暂时也算是化神中期。”

“不过,我因为前后两次修炼,所以根基之深厚,根本不是他们可以相媲美的存在,而且我修炼的是新的修道境界,结丹与元婴期的结合,使得原本的唯一的缺陷,也都消失不见,这就让我的现在的修为力量,更加的强悍!”

“还有第三,因为体内原因的存在,我的修为,可以说是时时刻刻,都处于凝练以及精炼之中,所以即便是同样的术法,同样的宝物,在我手中,威力都会更加强悍,更加恐怖!”

“以我现在的实力,即便是不使用法宝,也可以碾压同阶,甚至化神后期。一旦我修为稳固,化神大圆满也应该不在话下,基本可以做到渡劫之下无敌!”

“但若是我力施展,我相信,即便是渡劫期,我也可以一战,甚至若是拼出一些代价的话,还可以胜之!”

“不过,有一种情况倒是没有怎么改变,只要不是我主动暴露修为,因为修为境界被我重组,外人对我的感应,依旧还是少了一个大境界,最多就会认为,我不过就是空冥巅峰而已!这倒是一个低调的好办法!”

想清楚了所有的问题之后,张天逸再次深吸一口气,进入了修炼之中。

刚刚一场大战,虽然看起来他一路碾压,但这一切有很大程度上,都是他故意如此。

为了尽可能的体会修为力量的变化,他之前力展现了修为之力,没有使用宝物,更是不惜施展了各种各样的秘法,是自己的经脉修为还有其他部都爆发到了最最巅峰的程度。

尤其是在最后,追杀那两人的过程中,他体内修为力量,几乎被他强行施展一空!

现在正是他重新修炼,稳固修为境界的最好时机!

至于外面的周诗韵还有余孜,他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诗韵,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实力,反差未免也太恐怖了!”

余孜心有余悸的说道,一直到现在,她都还如同在梦中一般。

“我现在也不清楚了,不过,他们之前不是用过测魂石吗?应该不会错吧!”

周诗韵说道,但这句话,自己却明显的不相信。

能够越级挑战的妖孽,她不是没有见过。

但空冥与化神之间的区别,是本质的区别,张天逸即便是有秘法有丹药,可以越级战斗,但化神之下,无法横渡星空,这是最最基本的常理!

所以实际上,她已经认定,张天逸一定已经是化神修为,只不过隐藏的手段,太过诡异了一些而已。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我们还是赶紧会朵兰星,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父亲吧!”

余孜自然不会有其他意见,两人驾驭飞行船,展开了急速,沿着星空航道,直奔朵兰星返回而去。

周诗韵眉头紧皱。

之前她也太紧张,所以没有想太多,但现在,她却已经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分析了一遍。

他现在已经多少猜到,这次的埋伏,多半是周家主族,对张天逸的出手试探。

但现在,试探的结果出来了,却已经没有人可以告知周家主族。

以张天逸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之恐怖,若是周家继续出手的话,惹出来的结果,只会更加头疼!

“必须要立刻告诉父亲这里的情况,否则周家,很有可能,会为自己,惹来大祸!”

她微微摇头,心情已经开始渐渐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