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的头都死了,剩下的几个枪手一下子就失去了主心骨,不停地朝着远离林松的方向往后退。

林松不可能放过这些人,因为此地只有林松一个人,必须要彻底的消灭这群敌人。

忽然一个黑影猛地一跃而起,林松暴露了身形,立刻引来了枪手的反击,仅剩下的几只冲锋枪,发疯似得朝着林松倾泻着弹丸。

可就在他们开第一枪的时候,依旧在半空中飞行的林松,目光一翎,手指扣动扳机,又是一个八连发速射。

子弹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非常精准的瞄准了每一个开枪的枪手。

被射出的弹丸犹如索命阎罗一样,收割走了他们的生命。

林松落地,子弹射完,弹夹自动退出,然后林松一个滚滚入电梯之内。

电梯自动的朝着上面提升了上去,林松利用着短暂的时间,快速的整理手中的枪械,等到电梯到达顶端,咯噔一声,轻微的晃动了一下。

然后电梯门自动的打开了,又是一通死神般的收割,电梯在这一波攻击下,几乎被打断,下半截最后还是没有撑住,咔嚓一声断裂掉了下去。

“没人啊?”

屋子里面的人都有些发蒙,他们诧异的看着空荡荡的电梯,不知道是哪里出现了错误,难道监控还会说谎?

就在这群人疑惑的时候,忽然从电梯的顶端伸出一支冲锋枪,伴随着枪管的怒吼,迎面的那群人被毫无征兆的横扫了一通。

鲜橙少女甜美笑容化心房纯真唯美私房写真图片

几乎转瞬间十几个武装枪手就被撂倒在地,林松趁着敌人的节奏被打乱的机会,从电梯的顶端跃身跳下。

这个时候敌人才发现他们被林松欺骗了,原来自始至终林松都躲藏在电梯里面,怪不得没有发现他的人呢,隐藏在电梯顶部了,一般人还真的想不到。

“杀了他。”

敌人爆喝一声,无数的武士挥舞着冷冰冰的武器,立刻围了上来。

这些人可不是枪手,他们就是喜欢用冷兵器杀人,纯粹的个人爱好而已。

因为此时的林松也射光了所有的子弹,唯一能够当做武器的,只剩下手里的狼牙匕了。

这也是这群武士敢于冲上来的原因所在。

‘嗖’

一把冰冷的钢刀夹杂着一阵劲风朝着林松的脖子横扫而来。

刀刃还没有砍到,林松就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渗人的寒芒,怪不得阿叔非要魔鬼般的培训自己呢,看来这里的高手还真的不是少数。

几乎随便拽出来一个武士,都可以达到很高的境界,并不是一般特种兵可以比拟的。

如果林松还是保持着半年前的水平,可以负责任的说,他支撑不过一分钟,就被这些人分分钟给血虐了。

但是如今的林松,可以说今非昔比,再加上他不是一般人的个人资质,还有超强的体格,武功已经不是一般的高了,这里要想找出来一个可以和林松媲美的高手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一刀砍过,林松歪头让过钢刀,一腿暴击而出,钢铁般的脚面,狠狠地砸在了持刀者的面颊处。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过后,钢刀落地,发出了当啷一声,随即一口血沫喷涌在地。

死尸仰面到地。

整个杀人过程不到一秒种,甚至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林松的脑袋要被砍下来了呢。

“一起上。”

对方看到林松战力不俗,不敢一个一个的上,仰仗着人多势众,要一起压上把林松斩杀。

呼啦一下,那群武士一拥而上,林松不但没有后退,反而爆吼一声,主动地冲入了人群之中。

一把锋利的狼牙匕犹如闯入无人之境,凡是碰触到的冷兵器,不是折断就是被报废。

那群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林松斩杀,狼牙匕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将一幅幅皮肉切割,一颗颗人头斩落。

眨眼间就杀的人头滚滚,地面上到处都是鲜血,几乎每一脚都可以踩在黏腻腻的血浆上面。

稍不注意就会被滑到在地,很多武士就是因为滑到而躲过了被杀的悲剧。

林松仿佛一个神人一样,在这个面积不算大的房间内刮起了一阵旋风,杀的敌人是个个胆寒。

最后林松杀的周围没有一个活人,能喘气的全都退到了后面去,只要林松晃一晃胳膊,就吓得那些人惊呼连连。

在他们的眼里,此时的林松就是杀神,谁还敢不要命的上来找死。

“混蛋,老子养们就是看热闹的吗,冲上去杀了他。”

这个时候,一个西方人站了出来,林松一看认识啊,这个不就是射杀自己人的那个家伙吗?

可是他的话似乎也失灵了,那些人当然不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验证林松的超然武力。

“混蛋,们再不冲上去的话,我就杀了们。”

那个西方人几乎暴跳如雷,最后他掏出了手枪,对着自己人的脑壳发疯般的再一次的怒吼。

不过还是毫无意义,那些人没有一个敢上前的,反而还有不少人转身就要逃跑。

特别是林松只要动一动身形,那些人就会因为地震。

‘啪啪啪’

西方人连开数枪打死了四五个自己人,可还是没有压制住崩溃的局面。

混乱下那群被杀的胆寒的武士们,已经丧失了心智,全都在混乱之中逃窜而去。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西方人眨眼间就发现自己独自一个人面对着林松。

一人一枪,对面就是打杀神林松。

“詹姆士,这是的名字吗,哦对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真实的身份应该是米国中情局的双面间谍吧?”

林松一边说,一边朝着詹姆士逼近。

“不要过来。”

詹姆士警惕的看着林松,他持枪的手正在紧张的哆嗦着,如同筛糠一样。

不过林松发现在詹姆士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诡异的阴狠目光。

看来林松说出了他最不想让人知道的心事,所以动了杀机,不管如何,林松都要死,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说不让我过来,我就听的吗,能阻止我吗?”

林松笑道,朝着詹姆士更加的逼近。

‘砰’

枪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