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在这时,方寻长吐了一口浊气,睁开了双眼,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

可惜的是,虽然摸到了离尘境后期的门槛,但他还是没能突破。

不过,方寻一睁开眼,就看到任水寒和何清瑶等人正双眼发亮地盯着他,就好像看一个至宝一样。

方寻站起身,尴尬一笑,问道:“怎么样,那是完整的《九天玄女心经》么?”

“方先生,请受我们一拜!”

任水寒带头迎了上来,然后朝着方寻深深地鞠了一躬。

何清瑶和云谷雪几人也都走了上来,朝着方寻鞠躬。

“你们这是干什么?”

方寻无奈一笑,“你们可都是我的前辈,你们朝我鞠躬,我可受不起。”

任水寒直起身子,慈祥一笑,道:“方先生,你不计前嫌,帮我们补了心法,可是我们玄女宫的大恩人,自然受得起我们一拜!”

云谷雪也都微笑着看向方寻,点了点头。

如果说之前她们对方寻客气,只是因为方寻背景雄厚,但现在,她们对方寻是感激和崇敬。

温柔迷人小虎牙女生的下午茶

方寻扫了眼众人,道:“我感觉到你们好几人的气息都雄浑了许多,难不成你们有的人,修为突破了?”

“不是有的人,而是部。”

任水寒笑了笑,“我们九人的修为都提升了一个境界!”

“什么?!”

方寻大吃一惊,“你们都突破了?!”

任水寒都点了点头。

方寻看了眼天花板上的《九天玄女心经》,啧啧嘴道:“这心法还真是够霸道的。

我只是将它补了,没想到你们竟然都突破了。”

任水寒解释道:“这门心法是开派祖师流传下来的,也是我们玄女宫的镇派之宝,自然很厉害。

不过,我们之所以能够突破,那主要还是因为我们九人的修为距离下一个境界只差一步之遥了。

如今,这门心法被方先生你补充完整后,我们修炼起来流畅了许多,所以才能一鼓作气突破到下一个境界。”

“原来如此。”

方寻恍然点头,苦笑一声,道:“只可惜,我的修为没能突破……”

“方先生,这没什么可惜的。”

任水寒笑着道:“修炼一途切不可急于求成,需要循序渐进。

而且,在我看来,方先生你修炼的功法就算是比起《九天玄女心经》都要强大不少。

要不然,方先生你又怎么能凭借离尘境中期的修为,同时抗衡三大天人境的武者呢?”

梅兰英、李若华和冯紫南都与方寻交过手,所以感触很深。

她们还从未见过如此逆天的年轻后辈。

“任长老,我就这么一说,我也知道修炼一事急不得。”

方寻挠头笑了笑。

反正他也习惯了,所以只是有点无奈罢了。

“方先生,老身在这里向你和你的兄弟道歉!”

这时,梅兰英走了上来,再度朝着方寻弯下了腰,脸上满是歉意。

方寻静静地看着梅兰英,说道:“梅长老,你的歉意我接受了。

毕竟你打伤了我兄弟,我的确很恨你。

不过,看在你也被我打伤的份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多谢方先生原谅!”

梅兰英眼眶泛红,感激不已。

方寻轻轻叹了口气,也知道梅兰英是真的知道错了,所以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而且,剑痕和狂刀他们的确还需要磨练。

方寻也没再计较梅兰英的过错,而后转头看向了慕挽歌,疑惑地道:“挽歌为何还没有从入定中醒来?”

任水寒等人也都纷纷看向了慕挽歌。

此时,慕挽歌正盘膝坐在地上,身上笼罩着一股纯白色的真气,身体周围凝聚了一层白色的光圈,正处于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

“咦……”

方寻脸色一变,“刚才我还没注意,现在一看,我才发现,挽歌的修为竟然突破了!”

“的确是突破了!”

任水寒点点头,“这丫头之前的修为也才先天境中期,可现在已经突破到先天境后期了!

而且,这丫头已经彻底掌握了《九天玄女心经》,修炼到了心经的第一层!”

“这丫头的修为都已经突破了,可为何她还没有停下来?”云谷雪好奇地问道。

“难道说她还能突破?”

梅兰英惊讶道。

话音刚落!

只见,围绕在慕挽歌身体周围的白色光圈之上又多了一道橘色的光圈,而身上所扩散出来的气息也提升了几倍。

“突破了,这丫头的修为突破到先天大圆满了!”

云谷雪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不仅是修为突破了,而且她现在已经开始修炼心法的第二层了!”

何清瑶也接了句。

“第二层?!”

李若华神色一惊,“怎么会这么快?这丫头不是刚开始修炼《九天玄女心经》么?!”

任水寒感慨道:“看来,这就是‘玄清之体’所带来的好处啊!”

“可这丫头的‘玄清之体’不是被毁了么?”梅兰英一脸疑惑地道。

任水寒回道:“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丫头的‘玄清之体’并没有被毁。

如果真的被毁了,她修炼的速度也不会这么快,而且也不可能这么快就修炼到心法的第二层。

所以现在看来,我们以前都误解了,觉得破了身就会毁掉‘玄清之体’,其实并不是啊……”

何清瑶和云谷雪等人对视了一眼,皆苦笑连连,才知道以前自己的想法是错的。

“什么情况,怎么还在突破?!”

方寻一脸惊愕地喊了一声。

是以,他察觉到,慕挽歌现在的修为跨过了先天的门槛,踏入了归元境。

任水寒等人也都目瞪口呆,愣是说不出话来了。

慕挽歌原本只有先天境中期的修为,如今竟然连续提升了三个境界,达到了归元境初期的修为。

然而,没过一会儿,慕挽歌的修为再一次突破了,直接从归元境初期迈入了归元境中期,之后又迈入了归元境后期……

在场的众人已经彻底呆滞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连续突破了五个境界,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不过,就在慕挽歌的修为突破到归元境后期后,就没有再继续提升了。

笼罩在他身上的真气和环绕在她身上的两道光圈也随之消失了。

随后,慕挽歌也睁开了双眼。

当看到方寻和任水寒等人都盯着自己时,慕挽歌奇怪地道:“大家怎么都这样看着我?”

方寻赶紧走了上去,上下打量了眼慕挽歌,问道:“挽歌,你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

“没有啊,我感觉现在的状态很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

慕挽歌摇了摇头,而后问道:“怎么了吗?”

方寻深呼吸一口气,问道:“挽歌,你难道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