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紧不慢地,秦阳吃完了饭。

和楚言夜无双他们还喝了点酒,花了差不多一个时辰。

“秦阳,饶了我。”

“我说,我全说!”

“痛死我了!”

当秦阳再次到毒煞禁主这里的时候,毒煞禁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痛苦无比地哀求着。

无比可怕的折磨让毒煞禁主感觉生不如死。

短短一个时辰,对于毒煞禁主来说,仿佛有几十年那么漫长。

秦阳明明是敌人,但这会儿见到秦阳,毒煞禁主仿佛见到了自己的亲人一般。

“毒煞禁主,才这么点时间就招?这可不行,之前信誓旦旦,三天肯定没有问题的,咱们先撑一天怎么样?”

秦阳笑呵呵地开口。

“不,不!”

重庆大学校花绝色无双图片

毒煞禁主眼中充满着恐惧之色,一个时辰就那么可怕了,一天,毒煞禁主无法想象那可怕的后果!

“毒煞禁主,是禁忌级别的强者,这点小痛苦怎么就撑不住了,这不行啊。”

秦阳摇了摇头道,“真的不试试能不能撑过三天?撑过三天的话,说不定我就放了哦!”

“不,不用了。”

“快停下阵法,我说,我全部都说!”

毒煞禁主怒吼道,他一秒钟都不想再承受这样可怕的痛苦了。

“先说吧!”

“把暗中的布置,全部说出来,可以有隐瞒,反正到时候如果出现问题,就永久待在这里,而且随着我的实力越来越强,到时候承受的痛苦也会越来越恐怖,三五年下来,或许就适应了!”

毒煞禁主心中充满着恐惧,如果真的承受这样的痛苦三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他情愿现在就死。

“秦阳,我不会有隐瞒,我说!”

毒煞禁主咬牙道,他快速地把自己的布置全部说了出来,在紫玄城,他暗中安排了五个人,他们的实力不同,身份不同,其中一个甚至只有十来岁,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如果毒煞禁主不说,秦阳查,几乎不可能查到他的头上。

这些安排的暗刺,只要任何一个起作用,就可以带给紫玄城很大的损失,他们身上都有毒煞禁主炼制的可怕毒素。

而且其余的地方,毒煞禁主也有安排,他是想以许多普通人的生命,确保自身的安全!

不得不说,毒煞禁主极为谨慎。

如果不是秦阳手段高明,毒煞禁主承受不了那可怕的痛苦,就算活捉了毒煞禁主,或许还真得乖乖地放了他。

“毒煞禁主,确定所有的,全部说出来了?”

“要清楚,只要有任何的隐瞒,到时候有无辜之人因而死,到时候就永生永世,在无尽的痛苦中悔过吧!”

秦阳淡漠地道。

“全部说出来了,我不敢隐瞒。”

毒煞禁主咬牙道。

秦阳盯着毒煞禁主,他的直觉告诉他,毒煞禁主可能还有隐瞒,可能想到三天时间快到的时候再威胁他。

“毒煞禁主,为了以防万一,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就先一直享受着吧。”

“我闭关三天时间!”

“时间到,我准时醒过来再来找,如果在我闭关的时间内出现问题,我就不会再过来找了,明白?”

秦阳淡声道,他说完准备离开。

毒煞禁主大吼道:“秦阳,我都告诉了,让阵法停下来,不能就这么走了,回来,给我回来!”

秦阳离开了,他亲自动手,毒煞禁主已经说出来的那些暗刺他亲自处理了。

当然,秦阳并不是把那些人都杀了,他只是把毒煞禁主给那些人的东西收了,同时暂时将那些人软禁了起来。

“秦阳,回来,快回来。”

“我受不了了,我说,我说!”

“我全招!”

不知不觉,两天时间过去了,对于平常人来说这两天时间很短暂,但对于毒煞禁主来说,仿佛过去了几百年,他一辈子承受的痛苦,也没有这两天时间承受的痛苦多。

秦阳到了毒煞禁主这一边,不过他并没有现身。

“秦阳,我全招。”

“我还有两个人没有说出来,一个是……”

毒煞禁主痛苦无比地叫着,他多想痛晕过去,可办不到,秦阳的符纹让他保持着绝对的清醒,以毒煞禁主的修为,哪怕两三个月时间保持这样的状态,也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顾老,带人去拿下这两个人,他们分别是——”

秦阳说了毒煞禁主新招的两人的身份,其中一个是九品境界的强者,是毒煞禁主的一个手下。

“是。”

顾问天带着顾家二十多个九品境界的强者行动,轻轻松松地就把毒煞禁主新招的两人抓了回来。

一直到第三天时间过去,毒煞禁主再没有任何的招认,紫玄城还有其余一些地方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秦阳,秦阳,快出来。”

“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毒煞禁主痛苦无比地叫着,秦阳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秦阳,时间到了,没有出现问题吧?”

“我就说了我全部招了,不相信!”

毒煞禁主狂喜道。

秦阳意念一动,阵法停了下来,毒煞禁主身上的符纹也停了下来,毒煞禁主瞬间感觉整个人仿佛从地狱进入了天堂。

无边的痛楚瞬息之间离开了毒煞禁主。

“舒服么?”

秦阳淡声道。

“舒服,太舒服了。”

毒煞禁主享受地道,他从来没有感觉到正常地活着,居然会如此令人迷醉。

“毒煞禁主,最开始隐瞒了两个,说,我该如何处罚,一个,罚一个月,怎么样?”

秦阳淡淡地道。

毒煞禁主顿时脸色狂变,短短三天就已经那么惨了,如果再承受那样的痛苦两个月,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秦阳,不,秦少,别!”

“我把那时间宝物给,我的宝物也给!”

毒煞禁主慌乱地道,“秦少,让我的修为恢复一点点,我就开启空间宝物,不对,我就让空间宝物直接解除认主,我的空间宝物也很不错,里面可以保存活物,能装不少人在里面!”

秦阳挥手一道光芒进入了毒煞禁主的体内,毒煞禁主的修为顿时恢复了一点点。

没有搞鬼,毒煞禁主立刻就将自己的空间宝物解除了认主,秦阳的时间宝塔也在这空间宝物里面。

“秦少,我这里面有不少好东西。”

“它们全部都是秦少的了。”

毒煞禁主这会儿哪里还有半点禁忌级别强者的威风与气派,他只希望不要再承受那可怕的痛苦。

“毒煞禁主——”

“秦少您叫我名字就好,我叫丁万年。”

毒煞禁主低眉顺眼地道。

秦阳望着丁万年心中冷笑,丁万年表现得很顺从,但秦阳清楚,这家伙绝对想着逃离,而且只要逃离,到时候必然全力报复!

“丁万年,觉得对我来说,有什么作用?”

“如果没有什么作用,我觉得,一个禁忌级别强者的血肉,灵魂等等,都有挺大的作用!”

“像之前被我师尊杀死的禁忌妖蛇,它的妖魂如今就被我的宝物控制着,挺好。”

秦阳淡淡地道。

丁万年脸色一变,如果活着就还有希望,如果被秦阳斩杀,那到时候就什么希望也没有了!

“秦少,秦少,一个活的我,对来说好处更大。”

“秦少,我可以效忠于!”

丁万年连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