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槡脸上满是挣扎,双眼狠狠的盯着秦言。

只有把杀了赵权的凶手抓回去,才能避免被暴怒的刘总惩罚,可是抓一个秦言,得罪一个杀神般的冷轻语?

这可是灭了范天虎的虎王集团的狠辣女人啊!

武槡充满怨毒的盯着秦言,“今天我就暂且放过,但是刘总是绝对不会饶了的,就等着刘总的残忍又疯狂的报复吧!”

说完,愤怒的冲着手下喊道,“把这小丫头带走,先拿她泄愤!”

柳梦雪看着毫无反抗能力的柳玥被抓走,顿时浑身瘫软,“不要,不要抓她,她还小,们把我抓走!”

秦言看着因为保护柳梦雪,而浑身是伤的柳玥,被拖在地上朝旁边的车子扯去,怒声吼道,“把柳玥留下来,不然我会让们清源集团血流成河!”

冷轻语深深看了一眼秦言,她从未见过秦言如此狼狈,如此愤怒。

但是,她知道,武槡是绝对不会放掉柳玥的,就算自己再怎么威胁,也无济于事。

因为,死的毕竟是刘昊天的私生子,也是他唯一的独子!

如果武槡不把柳玥带走交差的话,他会活不过明天的。

武槡冷冷一笑,“柳家的废物,这次如果不是冷轻语保,老子恨不得把千刀万剐,有能耐自己从我手里抢人,没能耐就给我闭上的嘴!”

留下的青春

秦言身子虚弱的摇晃了一下,眼里因为极度愤怒而充满了血丝,死死的瞪着武槡,“杀了赵权那狗贼的是我,难道们堂堂清源集团连抓我,找我算账的胆量和本事都没有么?有能耐把杀了刘昊天私生子的凶手抓走,来抓我啊!”

武槡暴虐的大吼一声,“闭嘴!TM找死!”

“冷轻语,此人辱没我们刘总名声,我今天必须把他带走!”武槡死死的盯着冷轻语!

冷轻语心中杀意弥漫!

但是却不得不做出最无奈的决定!

秦黑子给她的命令是以死保护秦言安全,所以她不能容许刘昊天的人把秦言抓走。

只能放弃柳玥了!

冷轻语双眼看天,努力不让别人看出她眼里的无力和愤怒,“我说过的话,绝无更改!”

武槡恨恨的骂道,“我们走!”

说完,就带着柳玥上车要离开。

秦言看着被扔到车上的柳玥,身子猛然朝前冲去,但是浑身一软,翻滚在地上。

他一人敌百人,并杀了罪魁祸首赵权,身子已经到了能承受的极限!

但是,他趴在地上,仍然挣扎着朝车子爬去,可是于事无补!

秦言绝望,冲冷轻语吼道,“把柳玥救下来,快点!她只是一个小孩子,她决不能出事,冷轻语,快点!”

秦言悲痛的嘶吼!

冷轻语眼里泪水打转,却死死咬着嘴唇不吭声,她知道秦言的话是在命令,也是在祈求!

一个在秦黑子心目中有如神人的男子,趴在地上朝自己祈求!

可是,她只知道秦言不能出事!

她不能心软!

柳梦雪数次要冲过去救柳玥,都被武槡的人狠狠推到地上。

最后她也只能来到冷轻语身前,扑通一声双腿跪在地上,“冷姑娘,求求救救柳玥,说什么我都能答应!”

在柳梦雪跪下来的刹那,冷轻语转到一边,她不能,更不敢让秦言最爱的女人给自己下跪。

看着车子离开,又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跪地求情,也不能让冷轻语救下柳玥,秦言狠狠一拳砸在地上,“冷轻语,我绝不会原谅!”

说完,直接晕了过去!

冷轻语身子禁不住一颤,一滴泪水再也难以忍耐的夺眶而出!

可是,这滴泪水在飞出的刹那,被她一个弹指,弹射的四分五裂,消失在空中。

作为杀手,她不能有情绪,不能有泪!

冷轻语看都没看趴在地上的秦言一眼,径直走向酒店。

周围聚拢的宾客一个个摇着头,目光可怜的看着酒店外,浑身是伤的男子,和紧紧抱着他痛苦的绝色女子。

这次,济城来的秦言和滨海市阔少赵权的碰撞的结果。

赵权身死!

秦言昏迷,身边的小丫头被抓走!

双方损失惨重!

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次碰撞仅仅只是开始,接下来会有更激烈的搏杀!

最终到底谁输谁赢,谁生谁死,他们都难以预料!

这时,每个人心头的疑惑就是,范奎看到的短信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肯定秦言有买下戒指的实力。

冷轻语来到酒店门口,范奎满脸笑意的走出来迎接。

刚才,赵权和秦言的对决,他只能做中立方,躲起来。

冷轻语拿出六份合同,扔在了范奎的脚下,“这是济城六大势力,合力投资的合同,每家拿出一个亿,看看没问题就协助秦言在滨海市完成合同约定吧。”

范奎连忙趴在地上,手忙脚乱的把合同捡起来,越看越是心花怒放,最后对着身边的人喊道,“快,快把秦总送到医院治疗。”

柳梦雪陪同秦言一起赶往医院。

范奎看着车子离开之后,再次把合同拿了出来,激动的手指发颤。

有跟范奎关系好的人,忍耐不住走了过来,问道,“范总,到底有什么喜事,说给大家听听啊?”

“对啊,刚才那叫秦言的人,怎么成了的秦总了?”

范奎哈哈狂笑一声,“济城三大巨头的威佳汽贸和刚刚取代虎王集团的卫家,以及皇廷酒店和其他三个大佬都分别对我的公司进行了一个亿的投资,原本指定让柳玥担任董事长,但是她年龄太小,就让秦言代理,而我全权负责组建和经营!”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大惊失色!

一个个目光羡慕的看着范奎,脸上充满了恭维。

赵权能在滨海市呼风唤雨,不就是因为济城三大巨头之一的清远金业集团的刘昊天的纵容么?

而如今,范奎居然得到其他两大巨头以及四个集团势力大佬的联合支持,再加上赵权已死,他范奎日后岂不是滨海市第一人了!

难怪范奎在拍卖会上肯以公司的前途为秦言担保。

“哎呦,我这记性,我得赶紧去公司探望秦总了,以后再叙话!”说完,屁颠颠的上车朝医院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