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这一点,别说关有寿未知,就是梅老不是也见事有蹊跷,却无论如何也查不出其中缘故。

也许将来某一天,真相会一一呈现;也许就这么随着关玉莲的离世,一切也成了不解之谜。

而今晚。

能说的,有知道的,关有寿也就没打算再选择隐瞒。与其让他义叔再胡思乱想,还不如坦然相告。

他相信掌管过关家暗卫的人不会真的如同先生所描述的,脑子一抽就犯糊涂。不然先生不会先转移人到他这儿。

心切则乱。

他关有寿才是一切祸根。

“……事情就是这样。义叔,都是我的错。妹妹要是没来东北找我,她就不会难产出事儿。”

“不是,不是你的错。”梅大义听完,顾不上细想到底是谁放出风声,立马反驳,“你一直在国外,何错之有?”

是啊。

关家那边,能知道他在东北的屈指可数。但也不是真的就能保住秘密,胡家大少爷就一清二楚。

先生之所以现在一层层地掀开盖子,何曾不是没有想试试水,看看还有那些妖魔鬼怪跳出没有。

乌黑长发美少女甜美笑容清新气质居家写真图片

“可要是没有我,妹妹就不会上东北找我。”关有寿用力地搓了搓脸,“义叔,说来说去都是我的缘故。”

梅大义脸色骤变,这已经是小少爷说了四次。他立即双手抓着关有寿的肩膀,“小少爷,这是你的猜测当不了真。”

“不,义叔,能分析得出。不然妹妹挺着个大肚子为何来这边?你别说她找胡家,七年前胡家早已连渣也不剩。”

“那也不是你的错。”梅大义咬了咬牙,“是夏家。一旦小姐身份暴露留着京城,她也会难产。”

关有寿眯起了双眼,“义叔你也是怀疑有人想利用妹妹来东北找出我?夏家借机朝妹妹下手?”

“嗯。”梅大义缓缓地点了点头,沉默片刻之后,他继续说道,“小少爷,你在这边多加小心,我想亲自回去看看。”

“义叔,你……”

“先听我说。我知道梅先生他确实对你也上心。不管是他和你父亲交情也好,还是利益交换也罢。

就是念在过世的梅夫人份上,想来他也不会对你这侄儿多照顾几分。可我不放心,我怕到了一定程度,你成了质子可懂?”

关有寿一怔。

质子?

他一直努力去忘记这个身份,还是被戳破了。应该不是的,他相信先生所为,更相信先生所言。

国外不一定就比现在安稳。

关有寿抿抿嘴,意味不明地望向窗外,“义叔,你顾忌什么,我都懂。可我不想你再为我奔波,我也想相信先生。

再说,真有那么一天,我会有我的退路。很小我就知道,人要保命儿,他就必须要先留后路。”

“我可怜的小少爷。”梅大义痛惜地抱住他,轻拍着他的背,“别怕,有义叔在,谁也别想害你。”

关有寿反手拍了拍他,“留下吧,义叔。他们想怎么折腾就让他们怎么折腾,日子还长着呢。”

梅大义看着放开他,盯着他的双眼,“我还是想回去。小少爷,你先保证不要轻举妄动,等我行吗?”

关有寿蹙了蹙眉,“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能联系他。”

“要是少爷先联系我呢?”

“不会,有联系早就联系你,我猜他和先生已经有约定好。让你留着先生身边就是为了监督。”

梅大义沉默了下来。

“义叔,除了过去那些年你给他寄过几封信,后来你有没有想法子让出国的人给他稍信?”

梅大义缓缓地摇了摇头,“有考虑过,可最终还是放弃。不管是直接出国的还是偷跑去港城的,他们都是偷摸行动。事关你的安,别说那些外人,就是你祖母那几家姻亲,我都没法相信。”

“那不就好了?那就说明我很安。先让先生试试看到底还有谁知道我在东北也不错不是?”

他家小少爷还真会迂回地劝说。

“我很赞同先生的计划。你看,刚开始我动手是真想要了叶秀娟的命,可一刀了断了她,岂不是便宜了她。”

“小少爷,下次干这些活,你吩咐我就是了。你绝对不能亲自出马,万一人家早已有防备该如何是好?

他们根本不值得你动手,少爷他还等着和你团聚。你要出点事儿,那阿义真没脸见少爷了。”

关有寿摆了摆手,“我没事。义叔,没把握的事情,我不会干。我身后还有俩孩子,我不会鲁莽行事。”

“对对对。夏家有梅老头,你只管放心。倒是叶老五,你别对他死心塌地。你没欠他什么,梅老头还帮了他不少。”

“就说这次,你看梅老头就没牵扯到叶老五。之前在京城就让他别插手,他还上蹿下跳,还真以为姜家怕他?

我要是早知道,早就让他们狗咬狗。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嘴上说的好听,干得都不是人事。”

关有寿苦笑着点了点头。

他老丈人确实有纵容叶秀娟之嫌,可真要怪到他头上,还真没必要;还有姜家,无非是生了个倒霉蛋儿子。

罪魁祸首其实就是夏家。

可他义叔明显是已经对那两家都恨上了。

这为关家,为他着想的老人啊……关有寿不知该如何宽慰他,但愿爷俩再聊聊,解了他老人家的心结。

真要怪的话,或许没有他关有寿的出生就没有这么多后续;或许当初他直接被带走也就没有这么多人命填进去。

人活着世上,很多事情真不能较真,贵在糊涂一世。真要翻旧账,他能翻起一屋子的账本。

比如他那个疼他的姥姥;比如那个当他工具的母亲;比如那个生而不养的父亲;比如护他的先生。

他们谁谁都不曾对他实言相告过一句。

假如幼年得知,假如早一日得知,如今何来的马六屯的关有寿。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老天爷可不就是早已冥冥之中替他找回公道。送了他心仪的妻子,让他如愿以偿地有了一对儿女。

所以能宽恕就宽恕吧,饶过别人才能绕过自己。

听着关有寿的一翻劝言,梅大义摩挲着腿上的脑袋,他家磕磕碰碰自己长大的小少爷啊……

为何总是让他想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