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拍卖会场。

会场外边,有很多豪车,最差的都是奔驰宝马之流,很多身穿名牌西装的成功商人纷纷走进会场。

“看来还挺热闹的。”

“走吧,咱们也进去。”

正在这时,魏峰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白媚儿。

她穿着流动的白色开叉长裙,踩着高跟鞋,两段洁白的美腿时不时的露了出来,惹得周围的人纷纷瞩目。

说她是省城第一贵妇一点不为过,毕竟是叶家的儿媳,叶巡以后还会执掌整个叶家,到时候,白媚儿的地位更会水涨船高。

“呦,这么巧,又见面了。”白媚儿双目一眯,有意无意的笑道。

王雨珺神色淡淡,并不打算过去打招呼,魏峰就跟没看到她似的。

白媚儿冷冷一笑,“怎么,雨珺妹妹,也来拍卖土地吗,咯咯,那到时候咱们可就是对手喽,期待的表现。”

说罢,转身优雅的离开了。

魏峰跟王雨珺来到拍卖会场,找到位置坐了下来。

等雨来打伞清纯妹子图片

主持人走到台上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后就开始了拍卖。

省城的地块,每一个都是寸土寸金,能拍下土地的也都是有资质的房地产商。

“好,接下来拍卖正式开始,第一个地块,位于城南环湖小区东部,面积一千平方米,建筑层高限制50米,起拍价一千万,开始竞拍。”

“两千万!”

“三千万!”

……

价格持续走高,价格叫到八千万的时候,王雨珺终于举起了牌子。

“九千万!”

这块地皮地段还算不错,周边都是小区,如果建一座商场的话,应该会很有前景。

九千万的价格已经是上限了,王雨珺正好卡在了这个上限价格。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个亿!”

众人寻着声音看去,发现是叶氏房地产集团的董事长白媚儿。

王雨珺不由得一阵气愤,“这个女人又跟我抢!”

最后,这块地皮被叶氏房地产集团以一个亿的价格拍走了。

白媚儿露出一丝胜利的笑容,虽说一个亿有点贵,但是只要营销到位,还是有赚头的。

那种小公司自然会有赔本的风险,可叶氏房地产集团自然不一样。

接下来拍卖的几块地皮,王雨珺同样看上了几块,可是只要王雨珺一叫价,白媚儿一定要插上一脚。

“岂有此理,这女人诚心跟我过不去。”王雨珺俏脸涨红。

“没事,跟一个尿失禁的女人有什么置气的。”魏峰安慰道。

噗……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王雨珺就想起当天的场景,白媚儿那狼狈不堪的表情可是非常好笑。

“这么一说,我心情好多了。”

这时,主持人露出一丝激动的神色,说道:“接下来要拍卖的就是省城黄金地块之一,位于东城区的咸嘉湖地块,位于市区人工湖北侧,占地面积一百亩,起拍价五个亿!”

不仅仅是在场的房地产商呼吸火热,就连王雨珺也是脸色涨红。

“怎么,这块地皮很有前景?”

王雨珺点点头,“这块地皮位置优越,虽说距离市中心有点远,可现在城市规划越来越往外扩张,这个地块还是很有前景的。”

但是这种黄金地块的争夺,也只是神仙打架了,王雨珺这种小房地产公司自然没有叫价的本钱。

在经过几轮激烈的角逐之后,这座黄金地块,顺利的被叶氏房地产集团以20个亿的天价排拍走。

不得不说,白媚儿还是很会做生意的,仗着叶氏在背后撑腰,接二连三的拿下了好几个地块,虽说价格都高了点,可是依旧有赚头。

关键在于布局,整个省城,叶家地块越多,就代表叶家的在省城的地位越大。

王雨珺苦笑摇头,“看来这次是白来了。”

就在这时,新一轮的拍又开始了。

“接下来,拍卖的是位于青墓湾的地产权,占地两百亩,建筑层高限制两百米米,起拍价两千万。”

嗯?

魏峰神色一顿,这块地皮的面积比咸嘉湖地块面积还大,怎么起拍价格差这么多?

魏峰摸索了一下下巴,露出不解的神色,这种地块即便不在省城,放在东陵市区,也不可能这么便宜吧。

“这块地皮怎么回事?”

王雨珺开口解释道:“这块地皮其实以前也是黄金地块,毕竟地理位置非常优越,还位于市区三环以内,可以说比咸嘉湖地块都要好,前些年这块地皮确实很值钱,价值好几十个亿呢,很多房地产商打破了脑袋也要拿下来。”

“一旦把房子盖起来,价格怎么说也得七八万一平米,绝对是一个聚宝盆。”

“但是现在青墓湾就是个烫手的山芋,没人敢要,也没人愿意要。”王雨珺叹息道。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按个地方已经有三个房地产商接过手了,最后一个还是港都赫赫有名的富商,但是那三个房地产商接盘以后,手底下的建筑工人全都出现了事故,不是坠楼就是溺水,没有一个好下场的,要是一个两个还可以解释,但是这么多人接手,全都出现这种灵异现象,这里肯定就大有文章了。“

“现在那个地方的建筑工厂建就出于烂尾阶段,没人敢接手的。”

魏峰露出思索的神色,“也就是说,谁碰谁死喽?”

“也差不多吧,都说那里闹鬼,大半夜的会出现鬼哭狼嚎的声音,而且活命的工人也说在那里工作,浑身发冷,精神恍惚的,邪门的很呢。”王雨珺心有余悸的说道。

“所以这个港都富商就打算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出去,因为上两个房地产商的下场也不怎么好,一个破产了,一个上吊死了,有钱人都迷信,所以他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手。”

听到这话,魏峰却笑了,如果他猜的没错,那个地皮上应该有不干净的东西。

这么说来,这可是个大便宜啊。

听到主持人介绍以后,果不其然,下面的省城大佬一个个都表现的去兴致缺缺,没人再次叫价。

他们又不是傻子,有的便宜能占,而有的便宜,占了是会倒血霉的。

一共三个房地产商接手,前两个全都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最后一个火急火燎的找接盘侠,谁接盘谁不是傻逼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