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

威尔斯眼角倾泻?出冷淡,“为什么请我?”

顾衫为人处事有她的乖巧和礼貌,“是唐姐姐的男朋友,应该请的。”

只是顾衫到底天真,威尔斯这一眼就能将她藏着的小心思尽收眼底。

唐甜甜有了婉拒的打算,“谢谢,顾总,但我们那天……”

“我和甜甜会准时去的。”

顾子墨显然也听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顾衫暗暗握起自己的小拳头,yes。

唐甜甜的吃惊不亚于顾子墨,威尔斯揽住唐甜甜的肩膀,顾子墨知道自己不适合再久留了。

“那就恭候两位了,告辞。”

唐甜甜跟着威尔斯去了诊室,顾子墨走出两步,转头看向顾杉。

顾杉差点撞到他的身上,急忙刹车。

“我是不是很厉害?”她没有底气。

秀丽少女宛如童话中走出的公主

顾杉感觉到顾子墨的目光,就知道自己做错事了。

“怎么下车了?”顾子墨没有责问。

“不是喜欢她吗?喜欢就要追啊。”顾杉自己主动说了。

“唐小姐有男朋友了。”

而且是位公爵。

顾子墨口吻略显无奈。

当初那场相亲并没有被顾子墨放在心上,可似乎被顾杉记住了。

“有男朋友算什么?”顾杉轻抿唇,头低了低,忽然就扬起了不服输的小脑袋,“要是有女朋友,我也照样把从她手里抢过来,绝不会把随随便便就让给别人的。”

顾子墨看她心口不一的小样子,明明难过得要死,紧张得要死,还偏偏装无所谓。

“我没有女朋友。”顾子墨平缓地开口。

“可喜欢那个有男朋友的女人……”顾杉地声音越来越低,没有注意到顾子墨的语气。

顾子墨瞧她一眼,没有变化的表情终于松动了一些,“好了,请就请了,有威尔斯公爵出席,只会让我的酒会名声更大。”

“不生我的气?”顾杉眼睛一亮。

“无气可生。”顾子墨迈出脚步先行去车旁了。

顾杉心情瞬间轻松许多,“那酒会我能不能去?”

“去干什么?”

“怕沾花惹草。”

……

“顾子墨,不说话我当答应了。”女孩连忙在身后开心跟上了。

唐甜甜来到诊室,专业的诊疗设备一应俱。诊室原来的主人应该也是才开张不久,装修精良,器具都是新的,有些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拆封。

唐甜甜把三层一口气转了一遍,威尔斯走在她身旁。

“喜欢吗?”

唐甜甜眼角微展,轻点头,几步来到窗前,看到外面的街景美不胜收。

虽然诊室内部只有三层,但坐落在二十层的高度,能和远处的景色遥遥相对。

威尔斯走到唐甜甜身边,见唐甜甜对着玻璃窗微微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家了,怎么不告诉我?”

威尔斯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回家拿了点东西,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唐甜甜从窗前转过身,看着他笑说。

威尔斯点下头,拉着唐甜甜从窗前走开。

手下这时过来汇报,说疗养院那个人这两天就能送过来了。

“打算怎么帮他?”威尔斯知道,记忆一旦被更改,除非拿到MRT技术,否则是不可能再有任何改变的。

“我想,至少让他不再陷入被植入的记忆中的痛苦,能分清现实和虚假。”

“能做到吗?”威尔斯存疑。

唐甜甜轻摇头,“也许不能。可他带着那个人的记忆,一辈子都会仇恨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威尔斯点了点头,带唐甜甜从诊室离开,两人上了车,唐甜甜转头看向他。

她过了片刻开口。

“威尔斯,在A市还可以继续留下吗?”

“怎么这么问?”

“没什么,就是……我想快点和走。”

唐甜甜说完,把头轻轻靠在威尔斯的肩膀上。

威尔斯转头看她,唐甜甜抬起头,轻轻吻上了他的唇瓣。

威尔斯眼底深邃几分,捏住她的下巴加深这个吻。

……

接下来的几天,唐甜甜的精力都放在了那个健身教练的记忆治疗上,只是唐甜甜发现效果甚微。

健身教练很难分清记忆的真假,尽管那段记忆是来自完不同的一个人,但他已经从心理上认同那是属于自己的记忆了。

人就是这样奇怪而脆弱,需要呵护却又时常受人控制。

威尔斯在诊室留了几个手下,健身教练自从那天被艾米莉的人注射了一次强效镇静剂,就没有再发作的迹象了。

周日这天一早,唐甜甜来到了威尔斯的别墅。

她一进门就看到艾米莉在客厅沙发内喝酒。

客厅的门窗紧闭着,不透光线,空气中都是烈酒的味道,气味刺鼻呛人。

艾米莉意识模糊,思绪混乱,一边和空气干杯,一边胡言乱语不知道说些什么。

唐甜甜脚步顿了顿,“查理夫人?”

艾米莉仿佛没有看到她。

唐甜甜经过客厅直接上了楼,艾米莉竟然未开口说过一句话。

唐甜甜进了威尔斯的房间,里面无人。

手下来到了门口,“唐小姐,威尔斯公爵还在洗澡。”

唐甜甜点了点头,回头看向他问,“查理夫人一直那样吗?”

手下道,“是,自从这次回来之后,查理夫人就开始酗酒了。”

唐甜甜不再多问了,转头看了看浴室,里面没有声音。

“威尔斯公爵也许是在沐浴休息。”

手下说完,将威尔斯换下的衣服拿走,衣服的最上面放着一个精致的纯手工金色怀表。

手下将东西交给了唐甜甜,唐甜甜放回茶几上时,不小心碰到了表盖。

怀表打开,盖内珍藏着一张女人的照片。

看照片的质感,年代应该很是久远了。小小的一张照片被保存妥帖,唐甜甜的视线被吸引过去,不由自主地拿起来细细看了看。

威尔斯从浴室出来时腰间系着浴巾,他没注意到唐甜甜是什么时候来的。

“洗了冷水澡?”唐甜甜转身,感觉到威尔斯身上传来一阵不寒而栗的冷气。

大冬天的……

威尔斯见她侧对着自己,“在看什么?”

唐甜甜把怀表轻轻合上,小心地还给他。

“不好意思,碰了的东西。”她看得出这个怀表对威尔斯很重要。

威尔斯接过怀表后看向她,“这是我母亲的照片。”

威尔斯的回答出人意料。

唐甜甜看到这样一位年轻的美人被仔细珍藏,第一反应还以为是……

“的母亲很漂亮。”

唐甜甜不是客套,照片上的女人,是一个放在任何时代都算得上十二分标致的美人。

“她是我见过最温柔,最勇敢的女人。”

威尔斯放低声音,在回忆中对母亲评价着。

唐甜甜的心里柔软了一片,见他打开怀表又看了那张照片。

唐甜甜走上前,轻按住威尔斯的手臂。

威尔斯手臂的血管不自觉猛地跳动,他伸手搂住唐甜甜,把她拉进自己怀里。

“威尔斯公爵,查理夫人又醉的不省人事了。”手下走到卧室门外,因为房门开着,便直接开口了。

“她想喝酒,就让她喝个够。”

威尔斯转头看向门口,语气微凉,手下意识到自己挑错了时间,忙应了一声从门外离开了。

“为什么不让查理夫人回Y国?”唐甜甜对上威尔斯的视线。

威尔斯手里摩挲着怀表,“她不能完成我父亲的命令,是绝对不敢回去的。”

“父亲这么严格?”

“他做事从来说一不二。”

唐甜甜歪着头,朝威尔斯的方向轻轻地看,“好像很少提到自己的家人。”

威尔斯收起了怀表,看向唐甜甜,“想知道什么?”

“上次,我听父亲的那位助手说,有一个姐姐。”

唐甜甜转身轻靠上沙发。

“伊丽莎白,她已经结婚了,长我四岁。”威尔斯有问必答。

“们关系好吗?”

“她是我唯一的姐姐。”

“那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吗?”唐甜甜记得伊丽莎白又叫威廉夫人。

威尔斯走到酒柜前取了杯子,倒了一杯威士忌。

他加冰喝下。

唐甜甜看到威尔斯似乎笑了一下,嘴角的弧度很淡,但比明目张胆的笑容更甚了。

“笑什么?”唐甜甜有点脸红。

“我的家族每一代都有不少兄弟姐妹,提醒了我。”威尔斯道。

唐甜甜不明白,这有什么可以提醒的?

“所以呢?”他们家族人丁兴旺?

威尔斯转头看向她,“以后,我们也多生几个,就能让这个家族更好地延续下去。”

唐甜甜微微一怔,而后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

她急忙从沙发前走开了,脸上带一点局促,“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我们什么都还没有……”

“怎么没有?”

威尔斯走到唐甜甜面前,双手撑着她身后的柜子,将唐甜甜圈在他和柜子之间,“如果想生,我们现在就可以生一个。”

“不行,”唐甜甜急忙摆手,伸手推他,“现在还太早了,我还没做好准备……”

“要做什么准备?”

“我……还没想到有孩子的那一步。”

威尔斯握住她的小手,低头吻她白皙的脖颈。

威尔斯略微低沉的嗓音窜入她的耳中,“回来和我住。”

威尔斯心底升起一股难以克制的欲望,是男人对女人最原始的冲动。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摔东西和上楼的嘈杂声音。

手下在外面敲门,声音急促,“威尔斯公爵,查理夫人把酒倒在地上,瓶子摔了。”

威尔斯蹙了眉,转身过去开门,唐甜甜跟着出去,还没走到门口就闻到了一股浓烈刺鼻的酒味。

“去清理干净。”威尔斯吩咐门外的手下。

“她是不是疯了?”唐甜甜微微吃惊。

不过几天的功夫,一个盛气凌人的查理夫人就变成了毫无生气的酒鬼。

威尔斯看眼走廊,冷道,“她是想疯,可她应该知道,威尔斯家族不需要一个疯了的查理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