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桑元望着秦浩的右手,脸色瞬间大变。

只见秦浩右手手指上,闪烁着淡金色的光芒。

随后,秦浩向前一划!

一道淡金色的气劲横扫而去。

噗噗噗!

一大批蛊虫被气劲扫中,全都分成两半,掉落在地上。

桑元看着秦浩,一脸的惊愕,道:“气劲外放?竟然是气境宗师?”

秦浩冷冷一笑,没有说话,而是又一道气劲打出。

哗啦啦!

又是一大批蛊虫掉落在地上。

桑元心疼无比,不过,他还是指挥蛊虫袭击秦浩。

湖边小呢感受清凉季

然而,一眨眼的功夫而已,他的蛊虫已经不见了三分之二了。

“小子,等着!”

桑元见状,脸上闪过痛苦之情。

他冷喝一句,然后转身就逃。

秦浩冷笑一声,身形一闪,追击了上去。

桑元神情大变,急忙控制蛊虫围攻秦浩。

秦浩身形不断跳跃,随即来到桑元的面前。

随后,他一指点出。

一道淡金色的光芒射出。

噗!

桑元的后背被击中,一个血淋淋的洞口瞬间出现。

他忍住痛,快速逃去。

秦浩不屑一笑,就欲追击上去。

突然,他神情一凝。

只见一道银白色的流光划破虚空袭向他。

秦浩身形一闪,向左挪了半米。

噗!

他身后的一块石头被流光击中。

秦浩定睛一看,发现石头竟然被击出一个小洞。

而小洞中竟然有着一只银白色的虫子。

这……这竟然是一只蛊虫?

秦浩见状,瞳孔微缩。

这蛊虫竟然如此的厉害?

银白色蛊虫一击过后,随后又煽动翅膀,如一道流光般射出。

不过它并不是袭向秦浩,而是向着桑元逃跑的地方。

而秦浩也发现,桑元已经消失在黑夜中了。

秦浩望着前方,眼神微眯。

这桑元竟然有如此厉害的蛊虫?

同时,他内心很是疑惑。

桑元怎么知道是他灭了他的蛊虫?

难道……

“看来,果然是他。”

秦浩嘴角微扬,掀起一抹冷意。

当下,他立马给胡飞了打了个电话。

挂掉电话之后,秦浩冷笑了一声,随即转身走进了小区。

回到家的时候,秦浩发现林冰婉三人也在家里了。

见到秦浩回来,林冰婉好奇的问道:“今天怎么没去上班?”

秦浩笑了笑,道:“我今天有事要忙,所以忘了。”

“哦。”林冰婉颔首轻点。

秦浩沉吟了一会儿,道:“这几天我都有事,可能都不能去上班了。”

既然有着燕云湖那么好的地方,秦浩当然得抓紧时间修炼,争取早日突破。

不然,万家一直都是他的威胁。

“几天都不上班?”林冰婉闻言,俏脸上带着疑惑,问道:“有什么事?”

“呵呵……”还不待秦浩回答,一旁的韦淑凤就不屑的道:“他能有什么事?本来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刚上几天班,所以又耐不住了,想到处玩呗。”

秦浩脸色一怒,冷笑道:“是谁游手好闲,天天在外面打麻将?没事就跟人攀比,然后回来就怪我给丢脸。”

“!”韦淑凤闻言,脸色一阵涨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林冰婉望着秦浩,颔首轻点,道:“行吧。”

秦浩点了点头,看了韦淑凤一眼,随即转身上楼了。

回到房间,秦浩又进入了修炼状态。

……

而此时,天海市某个昏暗的小屋。

桑元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的背后缠着绷带,同时,他满脸的阴沉不已。

没多久,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正是胡长升。

桑元站了起来,来到胡长升面前,啪的一声,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胡长升捂着脸,望着桑元,不解的道:“桑先生,为什么打我?”

桑元一脸的阴沉,道:“秦浩是武道宗师,为什么不提前说?”

“什么?”胡长升脸色一惊,道:“外界不是说他是有什么秘法而已吗?”

“秘法妹!”桑元破口大骂,道:

“他都劲气外放了,还秘法个毛。”

胡长升闻言,浑身一震,一脸的惊愕。

随后,他看着桑元,道:“那……桑先生失败了?”

“废话!”桑元阴冷的看了胡长升一眼,道:“而且我还损失惨重。”

想到今晚之事,他就心疼不已。

那些蛊虫可是他培养了多年的,没想到,竟然被秦浩灭了三分之二了。

胡长升一脸的紧张,道:“桑先生,没事吧?”

桑元冷哼一句,道:“如果不是我的白寒血蛊,我可能都回不来了。”

说着,他伸手一招。

只见一只虫子出现在他手掌中。

虫子有人的拇指大小,全身银白色,还泛着金属光芒,而且还有着一双翅膀。

这正是桑元用了几十年培养的白寒血蛊,已经快要到成熟期了。

白寒血蛊一出现,胡长升就感到整个屋子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他近距离的看着白寒血蛊,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桑元把蛊虫收起之后,胡长升才缓了过来。

他望向桑元,道:“桑先生,我们就这样放过秦浩了?”

“放过他?”桑元冷哼一句,道:“他灭了我这么多的蛊虫,我怎么可能放过他?”

胡长升内心一喜,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桑元抿了抿嘴,沉声道:“我先帮我把我的白寒血蛊培养到成熟期。”

蛊师的战力并不高,靠的是蛊虫。

而他的白寒血蛊可是一种稀罕的蛊虫,要是能培养到成熟期,气境宗师如果一个不小心,也可能着道。

“我?”胡长升听了桑元的话,脸色一愣,道:“我怎么帮您?”

“白寒血蛊以人血为食,而且最喜欢阴性女子的鲜血。”桑元说道。

“阴性女子?”胡长升眉头微蹙,道:“我该去哪找这样的女子啊?”

桑元沉吟了一会儿,道:“我今天在天景小区门口等秦浩的时候,看到一个气质冰冷的女子开着车进去。”

天景小区?

气质冰冷的女子?

胡长升闻言,脸色一愣,随即惊呼道:“该不会是林冰婉吧?”

“林冰婉?”桑元眉头微蹙,道:“认识?”

胡长升点了点头,道:“没错,林冰婉是秦浩的老婆,而且她被人称为天海市的冰山女神,气质冰冷。”

“好!”桑元狰狞一笑,道:“去帮我把她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