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钊静静地坐在山谷的前面,怀里靠着江嫣然,夜色已经浓厚起来了,李钊轻轻拍了拍江嫣然的背,然后开口道,“你去睡觉吧!”

“那你呢?”江嫣然抬起了头来问道。

“我等他们过来!”

“他们来了?”江嫣然微微一惊,也是转头看向了黑暗之中,可是目力所及的地方也就三四米,再远了就一点都看不见了,当下便又是收回了目光。

“已经来了,我在这里等着他们,你乖乖回去,躲在茅草屋之中,不要随便出来!”李钊开口道。

“可是,万一你!”江嫣然有些犹豫的开口道,显然并不想离开李钊。

“你想多了,他们那些人,等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只剩下苟延残喘的力量了,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来反抗了,我在之前的时候,便是能够对付他们四个人,现在实力提升了,更加不在话下!”李钊缓缓地开口道。

“那,那你小心点,我在屋里等你回来!”江嫣然犹豫了一下,然后轻声开口道。

“放心吧,没事!”李钊笑着点了点头,捏了一下江嫣然的脸蛋儿,然后便是让她离开。

看到李钊确实不想让自己留在这里,江嫣然也是有些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缓缓地往后面走去。

李钊微微眯着眼睛,注视着远处的黑暗之中,观察着山谷之外的一举一动。

时间过得很快,似乎只是打个盹儿的功夫,远处的天边就是浮现出了一层鱼肚白。

吊带长裙美少女清澈美目纯净脸庞草丛写真图片

等到秦昭几人从谷口的那个奇门八卦阵之中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累的没有力气站着了。

“玛德,这个李钊,真特么不是个东西,竟然布置了这么一道阵法,若不是秦斯通晓一点奇门八卦,还真走不出去!”秦龙喘着粗气开口道,所有的人之中,就他一个人最辛苦,不仅自己要走,还要背着秦昭。

“还好,但是一般情况下,越是布置的阵法高级,越是能够说明这里的宝藏是多么的丰富,如果我们秦家真的能够得到这次的宝藏的话,莫说是保住下五门的位置,恐怕是中五门,都能够去争一争!”秦斯也是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东西,只是眼中那抹傲气,也是一览无余。

“等等,他是谁?”就在秦斯冷笑了的时候,秦龙的目光突然从前面扫了一眼,登时整个人的身体都是僵住了,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那个年轻人。

从他们刚才出来到现在,都一直没有注意到,在面前的斜坡上面,坐着一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穿这一套简易的袍子,盘腿坐在地上,似乎是在打坐,又似乎是在看着自己等人,而在他的右手边,则是插着一把剑。

那剑显得极为的朴素,墨色如眉,而且看上去质地很重,好像已经有些年份了,从那剑上面,众人能够感受到一丝丝的威压。

“李钊!你竟然敢在这里等着我们,找死!”看到了那人的声音之后,秦龙背后的秦昭陡然的就是暴怒了起来,一抬手便是将枪对准了李钊,眼中宛若是喷吐着火焰一样,极为的吓人。

秦无心也是抬起了头来,表情有些凝重,只是某一刻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一样,急忙转过身往来路看去,这一看之下,整个人的表情都是僵在了原处。

就在他们身后,那片困扰了他们将近一个晚上的平原,竟然只有短短的几十米远,也就是说,昨天晚上他们在这几十米的距离里面徘徊了一个晚上,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这么坐在上面,也看了他们一个晚上。

想到这里,秦无心的脸上也是陡然的浮现出了一抹震惊之色,难怪自己的弟弟秦无我会被李钊重伤,以这小子的本事,自家弟弟修为废的一点都不冤枉。

秦无心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几乎是瞬间就是感觉到背后一阵发凉,然后咬着牙便是对着旁边的秦昭吼道,“动手!”

话音才落下,秦无心就是举着手里巨大的戒刀冲了上去。

而另一边,秦昭也是愣了一下,然后一咬牙,便是扣动了扳机。

“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可是下一秒,场中的众人也是陡然的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

原处原本坐在那里的李钊,突然就是消失不见了,而远处只剩下了一层淡淡的残影。

秦昭瞳孔也是猛然一缩,整个人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是一掌拍在了秦龙的后背,大吼着开口道,“跑,快跑!”

这小子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留下残影的阶段,那岂不是说,已经高出在场众人很高了吗?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这小子的实力竟然已经到达了这种恐怖的地步,这种提升实力的速度,实在是令人发指!

秦昭是吼出来了,可是身下的秦龙却是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犹自带着秦昭往前面冲去,下一秒,秦昭只感觉到一阵冷风掠过,然后手上一轻,整个人就是忍不住惨叫了起来。

原本握着枪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手腕,在半空之中飞了出去,那把枪甚至还抓在了手上。

“啊!”看到这一幕,秦昭宛若是疯了一般疯狂的惨嚎着,手中的鲜血也是喷洒了出来,让得下面的秦龙整个人都是愣住了。

“秦昭!”看到秦昭的情况,秦斯也是忍不住惊呼了起来,所有人前进的步伐都是忍不住停了下来,场中竟然已经没有了李钊的身影。

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李钊的实力,竟然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这还怎么打?自己等人连他的影子都捉不到,还怎么打?

“秦昭!”直到此刻,秦龙才是发现了一直被自己背在身后的秦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也是又惊又怒的把他放了下来,同时一脸狂怒的往四周扫去。

“李钊,李钊你在哪里?有本事你出来,躲躲藏藏算什么本事?”秦龙有些暴怒的喊道。

而与此同时,秦龙,秦斯,秦无心几人也是快速的退了回来,将秦昭守在了中间,同时一脸惊惧的看着四周。

“躲藏?你觉得我躲起来了?”就在几人紧张的时候,李钊终于是开口了,只是此刻他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不远处的树上,手里还提着一把剑,眼中带着一丝丝的鄙夷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