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七默了默,“被我说对了吗?看来你得马上让你的人去给你拿药了,你必须药浴……”

“药浴?”

芸艺有些惊讶道。

璃七轻轻点头。

“恩,待会我会写下药方,你让你的人去拿药,将一些药熬成汤,倒入木桶,再加些热水冲淡,等水温之时,你便坐入水中,直到水快凉了再出来,之后再用温水沐浴。”

“每日如此,且每次药浴之后都要换上干净衣裳,任何你曾穿过的,洗干净后都要用淡盐水泡下,或者开水烫下,或许这很伤衣,但只有经过处理的,你才能再次穿上,避免反复感染。”

顿了顿,她又十分严肃的接着道:“还有,此毒复杂且可怕,在药浴治疗时,你必须把你现在服用的另一种毒断了,我必须明确的告诉你,你现在服的毒虽然能够让你的守宫砂一直在,但时间久了,此毒漫至身,你必死无疑,守宫砂重要还是命重要,你二选一吧。”

芸艺的小脸已经红的不能再红。

她是真想反驳几句,可又真的反驳不了。

在璃七面前,她好像根本就撒不了谎!

不过此处只有她们俩,她倒不用反驳,毕竟治病重要。

但若是有别人在场,她压根不会由着璃七这般说下去……

玉貌花容窈窕美女私房照

虽然她说的都是事实,但自己却总有一种她在羞辱自己的感觉,那种感觉着实不是一般的不是滋味!

芸艺咬了咬唇,“你一口一句我被人传染,为何不能是我自己的体质不小心染上的?怎能说的如此肯定……”

“此毒叫情素,大多药店都能买到,一开始的时候这只是男子用来避子的,他们风流快活,又怕留下种子,就会哄骗女子服用此毒,但这是毒,虽能成功避子,却会在体内留下剧毒。”

“此毒会破坏女子的很多地方,最明显的就是她们小腹之内,也就是孕育孩子的地方,但她们与男子做了什么事情后,那毒也会连累到男子,还这只是其中的一点点伤害。”

璃七甚是严肃的说着,又道:“原本这毒再猛也只不过让女子月事失调,或者男女不育不孕,但很多人都不知道,那毒除了毒,还脏,如果服过情素的女子与多人有不干净关系,或那男子与多人有不干净关系,那这种体内的毒就会冒到体外,常见于最脏,也就是毒素最多的地方。”

“之后体内的情素,就会变成肉眼可见的情素,染上此毒后,此毒将会变成一种传染性极强的毒,只要与中毒者有过不干净的关系,都会染上此毒,不用多久此毒就会传遍身,最后还会长到脸上,此毒倒不会要你命,但却能让你痛不欲生。”

说到这里,璃七又直视着芸艺的双眸道:“我之所以肯定你是被传染的,是因你的情况看着挺好,不像是直接发作那种,毕竟由内情素转为外情素的第一毒发者,一般来说不用多久就长到脸上了,你发作的这么慢,只可能是被人传染。”

芸艺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见如此,璃七也不客气,只快步走到了不远处的书桌旁,找来笔墨纸砚,快速写起了药方。

一边写着,她头也不抬道:“对我来说,情素倒没多么可怕,可怕的还是你自己在服的那种毒,也就是我方才说的,能够让你守宫砂一直在的那个毒。”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要来那毒的,但我有必要提醒你,那毒真能要你的命。”

“你若是现在断了那个药的话,我还可以给你解药,将你身上的残毒解了,但毒一解,你手腕上的假守宫砂也会马上消失,你最多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考虑,一个月后,就算是我,也很难解掉你身上的残毒了,到时就算解了,你也会终身不孕。”

说话间,药方已经写好,她又拿着药方快步走到了芸艺面前。

“你慢慢考虑,我不会问你的故事,也不会问你是从谁身上染来的毒,你可当我是个普通医者,帮你把身上的情素解完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芸艺的脸上满是惊讶,明明才刚认识这个女的,怎么感觉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所有事?

她咬了咬唇,“你说我是被传染的,便是此毒会传染人,那为何我与心儿天天在一块,她却安然无恙?”

“要我把话说的那么明白吗?”

璃七面色平静的看了她,“这毒叫情素,只有在某处的情素才是会传染的,也就是说,你若没与某人干那档子事,你就不会染上这毒。”

“你……”

芸艺的小脸再次通红,她死死的瞪着璃七,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将那一切说的如此云淡风轻?

她就不觉得尴尬吗?

“不知羞耻!”

好一会儿芸艺才道了这么一句。

璃七的唇角抽了抽,她是真想说句:你真知道羞,没嫁人就与人苟且,还拿假守宫砂骗人!

但是张了张口,她也只是笑盈盈的道:“所以小姐打算何时药浴?”

说着,她将药方轻轻塞到了芸艺手上。

芸艺的双手满是冷汗,甚至有些发抖……

她缓缓接过,“倒是没有想到,最后会是一个小姑娘看出了我的病,不过姑娘,你一下子知道了我这么多秘密,若是医不好我,你知道后果会如何吗?”

璃七挑了挑眉,“难道芸艺小姐要杀了我?”

“我从不杀人。”

璃七笑笑,“你是从不亲手杀人吧?就您这样的身份,您随便一个命令,就有许许多多的人为您卖命了不是?”

说着,她又打了个哈欠道:“放心吧,我既然已说出了您的病,就绝对会将您治好的。”

“最好如此。”

话罢,芸艺拿着药方便开门走了出去。

随着芸艺的快步出门,在门外守了许久的管家与心儿瞬间迎了上来。

“大小姐,这位贱民没有欺负了您吧?”

“小姐,奴婢早说这女的是骗子了,您看现在是杀了她,还是让人赶她出去?”

听的出那个管家与心儿有多想让璃七去死。

璃七似笑非笑的靠在寝室门口。

“恐怕要让二人失望了。”

心儿蹙了蹙眉,“你好大的胆,一定是在屋里欺负了我们小姐,竟让她如此气愤的出来,来人,将她给我抓起来!”

眼看着一旁的下人就要去抓璃七,却是芸艺张开了口。

“心儿,不要无礼。”